那三次愛情眼淚

周刊王提供

周刊王提供

半頹廢男人那段愛情走了10年,在淚水中開始,也在淚水中結束。儘管已是陳年往事,卻總在午夜酒後一再想起。

讀碩士班的第一年,班上最年輕又最愛玩的他發起了一次聯誼活動,對象是一票某大學音樂系的女生。

同學們的表現在他的預期之中,台灣的宅男們總是那副死樣子,平常躲在宿舍中猛看A片打手槍,開口閉口都是女人。一旦活生生的女人坐在身邊,這些腦袋裡都是精液的猛丁哥們一個個都成了害羞的小孬孬。

於是,在開往露營區的遊覽車上,看不下去這樣生冷場面的他,把對方的召集人叫了過來商量,幾句對話之後兩人開始即興主持一場攪和大會,場子也終於熱了起來。

他於是和那位女主持人有了連絡。

是一個看來像女同志的男人婆,主修大提琴,他本來以為她是蕾絲邊。從那次認識之後,兩人也常常去打撞球、半夜飆車到十八王公去吃肉粽,她甚至幫他當起愛情顧問追女生。

那天晚上,她說有個長輩生病了,要他陪她到陽明山上去探病,走進那別墅裡才知道,這是她家族的渡假小屋,平常根本沒有人住,也根本沒有什麼長輩。

一開始她的表現還算斯文,在馬友友的大提琴聲中細心地幫兩人準備了晚餐。吃完飯,他才發現她的眼神不對,那天她特別穿了裙子,還化了妝,噴了讓他想打噴嚏的香水。

她開始向半頹廢男人表白,他開始不知所措,因為對她真的沒有感覺。他一直把她當男人,即使有時候不小心摸到她的身體,也覺得像在摸自己。但是她卻一直拚命說自己多愛他,也一直逼他表態。

「我想我們都累了,但是現在你最好給我講清楚你到底想怎樣,今天走出這道門之後,我們如果不是男女朋友,就是陌生人了。」她看馬上就要天亮了,這場馬拉松式的談判該作個收尾。

他不知道該怎麼處理這種場面,他不想愛她,也不想失去這樣一位氣味相投的好朋友。

「盧」了半天後雙方勉強達成共識,他答應試著把她當女朋友,兩人在她的要求下做愛。

回想起來,他的第一次就是這樣被她奪走了,從頭到尾他都感受不到任何的興奮或快感,只是一直在想自己要怎麼和一個自己並不愛的女人談戀愛?

又怕說了真心話會搞壞氣氛傷感情,於是就順著看來很投入的她的要求,讓她騎到身上來,迷迷糊糊地結束了一場不知該如何形容的性交(到現在,他仍然堅持那是一次「非強制性的性交」,不算是做愛,因為一點愛的感覺都沒有)。

半頹廢男人非常被動地奪走這個女人的第一次,也失去自己的第一次,感覺卻是被誘騙外加強暴。回到家之後,他躺在床上一直哭著卻不能成眠,因為他不知道走進這樣一場他不想要的愛情會怎樣,這是他對這場愛情的第一次流淚。

為這段愛情再流淚已是9年後,她又把他找到陽明山的家族別墅去對他說,她的第一次在這裡給了他,這段愛情談了9年,如果不結婚,看來是談不下去了,還有,她懷孕了。

情勢完全不在他這邊,他知道這時候自己唯一能做的就是向她求婚,要不然他可能沒辦法活著走出那道門,於是他哭著回家找媽媽,告訴他媽說自己想結婚的事。

老媽並不是很喜歡她,但是一聽說她懷了小孩的事,也沒多說什麼。

「但是,你為什麼哭得這麼傷心呢?」老媽問半頹廢男人。

他一句話都不想說,心裡卻知道自己一點都不愛她,即使經歷了9年。他最後還是得和一個他不愛的女人結婚。

這是他為這段愛情的第二次眼淚。


推薦閱讀

發表意見
留言規則
中時電子報對留言系統使用者發布的文字、圖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權利。當使用者使用本網站留言服務時,表示已詳細閱讀並完全了解,且同意配合下述規定:
  • 請勿重覆刊登一樣的文章,或大意內容相同、類似的文章
  • 請不要刊登與主題無相關之內容
  • 發言涉及攻擊、侮辱、影射或其他有違社會善良風俗、社會正義、國家安全、政府法令之內容,本網站將會直接移除
  • 請勿以發文、回文等方式,進行商業廣告、騷擾網友等行為,或是為特定網站、blog宣傳,一經發現,將會限制您的發言權限或者封鎖帳號
  • 為避免留言系統變成發洩區和口水版,請勿轉貼新聞性文章、報導或相關連結
  • 請勿提供軟體註冊碼等違反智慧財產權之資訊
  • 禁止發表涉及他人隱私、含有個人對公眾人物之私評,且未經證實、未註明消息來源的網路八卦、不實謠言等
  • 請確認發表或回覆的內容(圖片)未侵害到他人的著作權、商標、專利等權利;若因發表或回覆內容而產生的版權法律責任將由使用者自行承擔,不代表中時電子報的立場,請遵守相關法律規範
違反上述規定者,中時電子報有權刪除留言,或者直接封鎖帳號!請使用者在發言前,務必先閱讀留言板規則,謝謝配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