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有一種獨占,叫「愛情」》苦苓:志願新娘

周刊王提供

周刊王提供

他們在藝術廣場上舉辦典禮。

全場的人都在歡笑,新娘尤其笑得春花燦爛,只有一個人不笑——新郎,他始終板著,嚴格說是呆著一張臉,叫他走就走,叫他站就站,鞠躬就鞠躬,完全就像一個傀儡吧!

與其問新娘為何要嫁他,不如問好好一個脣紅齒白、聰明伶俐的大學生為何會變這樣?他是因為同住的室友割喉自殺,而且用血跡染滿整個房間,又寫上許多絕望悲慘的句子…他回來開門一看,受了重大的驚嚇,從此就變成這樣,一般人說的「智障」樣子,智力大約退化到五六歲吧!

他不能上學了,也不回家(還是家不要他?)經常在藝術街閒逛,商家都知道他悲慘經歷,多少供他一些吃,而住的則由安安提供。安安自己在街上開一家小茶鋪,有多餘的空房間,他雖幫不上什麼忙,掃掃地擦擦桌椅還是行的,對快40歲還單身的安安來說,多一個人也比較放心——結果根本沒有用,有一次有人來賣「兄弟茶」(就是帶著手槍,要你買一盒一萬元的劣質茶葉),他非但不能挺身保護,反而躲在她後面發抖。

後來她也不再期望別的,就像媽媽帶小孩一樣,慢慢慢慢的教他懂事、算數、識字,他也就漸漸變「聰明」了一些,像一個孩子重新長大,街坊們也都替他高興。

但他家人卻出現了,要帶他回去住精神病院,那就更不可能復原了!大家商量半天想不出辦法來,畢竟那是別人的孩子,「有辦法,」安安表情堅毅,「我嫁給他。」

這樣行嗎?他有表達能力嗎?法律上接受嗎?他是成年人,「我問他,他只要說願意就可以了,你們來作證。」大家簇擁著到安安的茶鋪。

他一看到一大群人,先是畏縮了一下,後來發現都是熟悉的人就沒動,安安問他,他馬上說「願意」,眾人鬨然鼓掌。那時結婚還須公開儀式,於是大家規劃了一個半中半洋、半傳統半新潮的婚禮,還加上好多表演節目,有武術、有吟詩、有彈琴、也有跳舞的……變成了一場熱鬧的晚會,連街上很多遊客都來共襄盛舉。

他的家人知難而退,我們都覺得安安了不起、犧牲那麼大,但這個丈夫在床上「堪用」嗎?她偷偷告訴我們還不錯,只是需要做一動教一動 ,那也還值得慶幸吧!但我比較多事,總覺得安安的笑容裡帶點苦澀,而他常常眼光迷惘,好像把自己的靈魂遺落在了什麼地方。

後來我離開藝術街,多年後才回來造訪老店家,他們說他還是沒熬過去,前2年割腕自殺死了,成了寡婦的安安關了茶鋪,從此不知去向。

【苦澀後的冷靜】

愛情與同情有時候缺乏明顯的界線,既然是「情」就有著對人的好,而為一個人付出、委屈乃至犧牲,不見得都是負面的,有時候反而會造成正面的影響,正如《小王子》裡所說:「你為你的玫瑰花所花費的時間,使得玫瑰花對你變得那麼重要。」

而一旦這種「聖母」情結發作,女孩子會覺得不管對方的狀況再糟、再壞、再無可救藥,她都有辦法「改變」對方,讓對方「變成」她心目中的樣子,但「成功」的機會其實是不多的,一個人能有多大的正能量來對抗、消弭乃至轉化源源而來的負能量呀!難保不以悲劇收場。

最後的安慰只剩下「至少我付出過了」,那倒是、用你的半生換取一段快樂(甚至幸福),到底值不值得呢?


發表意見
留言規則
中時電子報對留言系統使用者發布的文字、圖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權利。當使用者使用本網站留言服務時,表示已詳細閱讀並完全了解,且同意配合下述規定:
  • 請勿重覆刊登一樣的文章,或大意內容相同、類似的文章
  • 請不要刊登與主題無相關之內容
  • 發言涉及攻擊、侮辱、影射或其他有違社會善良風俗、社會正義、國家安全、政府法令之內容,本網站將會直接移除
  • 請勿以發文、回文等方式,進行商業廣告、騷擾網友等行為,或是為特定網站、blog宣傳,一經發現,將會限制您的發言權限或者封鎖帳號
  • 為避免留言系統變成發洩區和口水版,請勿轉貼新聞性文章、報導或相關連結
  • 請勿提供軟體註冊碼等違反智慧財產權之資訊
  • 禁止發表涉及他人隱私、含有個人對公眾人物之私評,且未經證實、未註明消息來源的網路八卦、不實謠言等
  • 請確認發表或回覆的內容(圖片)未侵害到他人的著作權、商標、專利等權利;若因發表或回覆內容而產生的版權法律責任將由使用者自行承擔,不代表中時電子報的立場,請遵守相關法律規範
違反上述規定者,中時電子報有權刪除留言,或者直接封鎖帳號!請使用者在發言前,務必先閱讀留言板規則,謝謝配合。